主题: 两名中国登山者在巴基斯坦遇雪崩遇难 其中一人来自成都

  • 息心了意
楼主回复
管理员管理员
  • 阅读:596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9/6/28 9:59:05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龙泉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巴基斯坦北部有许多令攀登爱好者神往的雪山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发现遇难者遗体的利里戈冰川位置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青年登山家李昊昕。



近日,两名中国登山者在巴基斯坦北部山区登山途中遭遇雪崩遇难,一名同行者幸存。这个三人团队于5月28日出发前往巴基斯坦,对北部Liligo(利里戈)冰川末端的一些山峰进行考察攀登,这一地域有多座未登峰。三人都是出色的阿式攀登者,两名遇难者一人来自成都、一人来自香港。来自成都的遇难者李昊昕是一名极限摄影师,他拍摄的纪录片曾在南山国际山地电影节获奖,此行他也是随队摄影师,计划把该区域展现给更多的国内攀登爱好者。

6月26日,一则“带昊昕回家”募捐公告在朋友圈热传。根据该募捐公告透露,由于巴方军用直升机使用费高昂,为帮助寻找李昊昕和遇难同伴的亲人把他们带回祖国,带回家乡,特别发起了“带昊昕回家”的募捐。6月27日下午,发起募捐的梦幻高山微信号发布公告:截至27日凌晨00:50,接收款项已达825434.85元,已经满足搜救需要,紧急求助事件捐款接收宣告截止。

目前,遇难者的三位朋友已经抵达巴基斯坦。据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了解,当地天气仍不稳定,之前发现遇难者遗体的地方遭遇了第二次雪崩掩埋,搜索行动被迫暂停。不过,当记者联系到遇难者的朋友,希望了解更多情况时,他们表示,由于李昊昕的妈妈并不知晓李昊昕出事的情况,他们目前暂时还在努力隐瞒,以保护李昊昕家人的健康和隐私。同时,出于对李昊昕家人的保护,他们也希望媒体不要去打扰他们。

社会募集款项

已经满足搜索需要

根据募捐公告内容,6月17日,李昊昕和其中一名同伴在巴基斯坦北部失踪,由于天气恶劣,直到6月19日,经过前期3次搜救,才由巴基斯坦军方直升机在利里戈冰川附近目测发现遗体,但遗体尚无法取回。经机上搜救人员观察判断,他们位于一处海拔5300米左右的雪崩痕迹中。

遗体所在位置的雪坡,直升机不能起降,只能在5000米的冰川上修建平台,再通过人力攀爬到5300米的雪坡位置,将遗体搬运至平台,直升机才可起降接运遗体。

公告称,由于巴基斯坦军用直升机的使用费非常昂贵,前期搜救数次出动直升机,已产生近6万美金的费用。再次出动直升机运输遗体,将产生更多高昂的费用。

因此,李昊昕的朋友成立了“带昊昕回家”工作组,发起了“带昊昕回家”紧急求助事件。

援助组三成员

已经抵达巴基斯坦

目前,援助工作组的三位成员已经抵达巴基斯坦,正在详细了解事件情况、收集资料,同时积极联络当地救援机构、政府机构和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。

据介绍,因为事发突然且情况紧急,前方联络和救援人员又处在巴基斯坦北部山区深处,信号状况不稳定,增加了多方跨国沟通的困难,导致前期获得的信息有限且零散。

其中一名成员透露,之前发现遇难者的地点已经被第二次雪崩掩埋。他们将在有条件的情况下,再次进到营地去寻找他们。目前,已经联系好了当地的攀登向导协助。

负责安排此次考察攀登活动的当地登山公司负责人伊·阿里表示,应遇难者家属要求,会继续安排直升机和救援人员寻找合适的时机再次前往事发地,但该地近期天气不稳定,搜寻行动可能再度推迟。

在利里戈冰川

发现了两人遗体

此前,《今日巴基斯坦》等多家外媒报道,中国这个三人团队于5月28日出发前往巴基斯坦北部喀喇昆仑山区,在攀登巴基斯坦北部一座海拔6410米的山峰时失联。

6天后,救援队在利里戈冰川处发现了两人遗体,两人因低温不幸身亡。另一名来自香港的幸存者则被军方直升机救出。

幸存者告诉记者,6月13日,三人到达海拔5000米的前进营地。两名队友14日凌晨出发,计划15日返回营地,他自己则在营地留守。15日,他通过对讲机与两名队友取得联系。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联络。

17日晚,发现队友失联,他通过卫星电话呼叫了巴基斯坦军方,请求救援。第二天,在国内的山友联系上了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请求协助。

接下来的两天,巴基斯坦军方直升机进行了三次搜索,第三次搜索在一处明显雪崩痕迹中,发现了失踪者的睡袋和散落的营地物品,并判断睡袋中有遗体。救援人员判断,此处海拔在5300米左右。

在与当地政府协调并筹集到救援费用后,22日,幸存登山者与搜索人员再次前往19日发现目标的区域,准备运回遗体。抵达现场后,结果搜索人员发现,该区域又遭遇了第二次雪崩,只找到了部分睡袋和摔碎的头盔,遗体可能已经被掩埋。此后,天气变差持续降雪,搜索行动被迫暂停,救援人员下撤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宁宁燕磊钟雨恒

李昊昕

成都青年登山家,是身经百战的攀登者,曾在一家国内的户外公司做领队,徒步过10余条高海拔路线,在登山圈内小有名气。

2018年,李昊昕成功登顶四姑娘山幺妹峰(该山峰以高难度的技术攀登路线在国际登山界享有极高盛名),并因此与另一名同行者获得了第12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最佳攀登成就奖。

探险爱好者为何偏爱巴北部山峰?

巴基斯坦的喀喇昆仑山区是世界阿式攀登爱好者的热门目的地。但在今年当地降雪增多,雪崩概率增加。

就在6月18日,巴军方直升机还救援出了4名意大利与2名巴基斯坦登山者,另外一名巴基斯坦登山者遇难。当时,这个七人小组在海拔约5300米的Ishkoman山谷处遇上雪崩。巴军方直升机找到了除巴基斯坦登山者之外的所有登山者,巴基斯坦登山者被推定死亡。

当地登山探险公司Summit Karakorum的负责人Muhammad Iqbal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巴基斯坦北部对登山爱好者来说充满了魔力,这里也聚集了世界最高的山峰,通常被认为比攀登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更具挑战。这里还有成百上千座山峰从未被人类征服。”

据了解,李昊昕一行三人都是阿式攀登爱好者。业内人士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阿式攀登全称是阿尔卑斯式攀登,是一种强调依靠自力,采用尽可能少的装备,快速攀登并安全返回的登山方式。采用这种方式常常只需要2-3名能力相近的伙伴,快速地攀登一座山峰,并在中途不借助他人补给。

阿式攀登发源于阿尔卑斯山区,上个世纪70年代,欧美登山家们开始尝试使用阿尔卑斯的方式攀登8000米级别山峰,创造了很多纪录。

当地登山公司负责人伊·阿里介绍说,在2015年之前,这里鲜有来自中国的探险者。但近几年,来这里攀登、徒步和山地骑行的中国探险爱好者明显增加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 宁宁 燕磊 钟雨恒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